重庆警嫂一篇日志刷爆朋友圈

  

 

孙斌和妻子何勇

  “因为一身深蓝,我对他的怨,如一江春水向东,流之不尽……我嗔怨着他一身深蓝,也挂牵着他一身深蓝。”

  这是巫山县一位警嫂何勇空间日志的节选。何勇没有想到,这篇日志会刷爆巫山县甚至主城区市民的朋友圈。

  日志中的他是何勇的丈夫,巫山县高唐派出所32岁的社区民警孙斌,2015年度巫山县优秀公务员。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篇QQ空间日志热传朋友圈?

  一切还得从11月20日晚,孙斌一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处警说起。

病床上的孙斌流下幸福的眼泪

  事发:处警中被推下楼摔伤

  当晚11时许,高唐派出所接到报警,有人在县城平湖路一家足浴店打架。孙斌和同事迅速前往现场处置。处警过程中,当事人张某不听劝阻,不断辱骂、抓扯孙斌,另一当事人余某扬言跳楼妨害执法。民警准备将两人带离现场时,余某突然将孙斌踢倒,导致孙斌从二楼楼梯滚下摔伤昏了过去。

  警方增援力量赶到,将涉嫌妨碍公务的两人控制,带走调查。热心居民打电话叫来救护车。

  车上陪同就医的同事准备给孙斌家人打个电话通报情况,半醒半睡的孙斌或许是听到要给家属打电话,抓住了他的手。同事一下懂起了他的意思,“那先去医院嘛,如果检查情况不乐观,我们也不敢隐瞒哟!”

  医院检查结果不算太坏——轻微脑震荡,没有生命危险。醒来的孙斌再次要求同事们,“没多大事,娃儿要上学,老婆明天要上班,就不要吵醒他们了,等天亮后再通知。”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从巫山县警方获悉,目前,余某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张某的行为因阻碍人民警察执行职务,被处以行政拘留10日。

  民警:渴望尽快回工作岗位

  采访孙斌时正值周末,病床上,儿子吃着香蕉,看着电视,紧挨着受伤的爸爸。妈妈站在一旁,在笑,笑容背后,眉宇间隐藏着难以掩饰的后怕。

  因为受伤住院,孙斌终于有机会一连好几天和家人在一起。“幸福而内疚。”孙斌已经知道妻子写的日志了。

  “我的本职工作就是服务人民群众,维护一方平安,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而现在却躺在病床上,让家人来照顾我。”孙斌说,他渴望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

  “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选择此时在家等待他,而不是因为意外带来的这些天的常相聚。”何勇自然更希望丈夫健康平安。

  是的,如果没有那个意外,儿子会在自己的小床上安然入睡,她忙完一天的家务,会打开电脑或看书或码字,期待听到钥匙插入锁孔转动的声音响起。

  她习惯地朝马路对面望望,那灯火通明处,是丈夫上班的地方。一条窄窄的马路,于他们而言就是一条浅浅的天河。夜深才归,已是家常便饭,天明才回,抑或三四天不归,早已习惯。

  她知道,做了警嫂,就不能贪心,丈夫除了陪伴家人,更要守一方城市,保万户平安。

  如果没有那个意外,她上完课,会回到办公室,批改那一堆如小山的作业。孩子们已上三年级,正在学写作文,得逐字逐句地批阅,恰到好处地点评。

  正是那个意外,那个突然响起的电话,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出警受伤,正在医院。

嫌疑人抓扯推搡孙斌(执法记录仪截图)

  警嫂:希望大伙看到另一面

  她的那些文字,是24日晚上留下的,距离他发生意外4天。

  她自然最清楚他和他的同事们繁重辛劳的工作,懂得他们有多么不易。“可身边更多的人对这个职业并不了解,甚至还有很多误识和偏见。”她说,写日志就是希望大伙看到深蓝一族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因着一身深蓝,他们铁骨铮铮,流汗流血亦无悔;可是脱下一身警服,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他们也有满腔柔情。

  她深深知道,家有一身深蓝,像寻常小家一般整日一家子厮守便是奢望,夜半醒来,枕边身侧一片冰冷更是寻常。

  她只是希望,他清晨出门之后,她能安心上班带娃照家,不用悬着一颗心,等他深夜进门才能放下;

  她只是希望,能有一个周末,可以一家子迎着阳光走进公园肆意玩耍,欢笑阵阵洒下;

  她只是希望,他可以卸下一身疲惫,左手牵着孩子,右手牵着她,补上两年前就订下却一直缺席的全家福;

  她只是希望,那些许下的诺言,余生慢慢一一兑现……

  她更希望,一身深蓝的他和他们,能在一路春风里轻松前行,而岁月,真的静好。

  何勇的日志(节选)

  睁开眼的时候,天色泛着浅浅青光,还未大亮。

  这原本只是平凡的一天。他在所里值班,我带着娃。

  只是临出门前也没有电话铃声响起——通常他值班不能送娃上学时,都会打来个电话,问问娃吃饭了没,读书了没,然后托了朋友,捎娃上学去。

  拾掇好孩子,下楼的时候,我忍不住拨了他的电话,提示音说已经关机。许是楼道里吹进了些冷风,刺得我眼皮跳了跳。

  朋友来了,说是半夜收到短信,拜托他今早依旧捎娃上学。于是我向左走,上班;娃向右走,上学。

  这原本只是平凡的一天——如果没有那个惊心的电话。

  挂掉电话,我用尽力平静的语言,最简短地向同事拜托了手头的工作,大步大步向外走。心是空的,脚是飘的,连人带心浮在半空。只有那几个字,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魔音般钻进耳朵,不断回放——出警,被撞,滚落,住院。

  脸上凉凉的,摸一把,满手润湿。这原本只是平凡的一天,此时原本应该在热水冲刷中卸下连续工作一日一夜的疲惫,扑进被子里补一个温暖的觉的那个人,却满身伤痛,躺在冰冷的病床上。

  只是因为,他身穿一袭深蓝。他是一名警察。

  因为一身深蓝,我对他的怨,如一江春水向东,流之不尽。

  家里厨房的灯管坏了,数次三番耳提面命,一个多月过去,依旧一片黑——早出晚归,没时间买,更没时间装;突降暴雨,娘儿俩寸步难行,央他送把伞,一句“等会儿,我在问材料”之后,再无音信,于是淋成两只落汤鸡回家;好不容易一个不值班的周末,我跟娃满眼放光地憧憬着周末出游时,他的电话响了,加班;多少次做好了饭菜等了又等热了又热,等来一句“你们吃吧,别等我了,忙着呢”……

  也因为一身深蓝,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甘之如饴……

  然而,此刻坐在车里,耳畔风声呼呼流过,我忽然惊惧他一身深蓝。平日里,这一身深蓝,厚重如盾,挺拔如松,护我护人;以至于我从未想过,这庄严的深蓝里包裹的亦是血肉之躯,这一身深蓝既要面对情如鱼水的人民,还要面对横不讲理的醉汉,更要对峙持刀持枪、穷凶极恶的罪犯——我们安享着的每一分静谧美好,都源自这一身深蓝的深情守护;可是,危险笼罩的时候,谁来护佑他们?

  在病床前,躺着的这个人,泪雾中仿佛看得更清楚。深夜的急救车上,昏昏沉沉中握住同事拿起电话的手,挂掉已拨号的电话,留一夜安眠于我;夜半醒来,摸索着发出请朋友接送孩子的短信;此刻迎着我的泪眼,浓墨重彩的青黑都掩盖不了的眼底的歉意……我静静看他,枕畔搭着的警服尘土覆面,也掩不住这一抹深蓝里沉默克制的深情。

  我眼前忽而浮现出几个月前的画面——他一连四天没回家,尽管家与派出所,就隔一条马路。那天下午领着娃在楼下偶遇,我拿眼瞪他,他谄媚一笑:“别瞪我,实在是都忙。你看,我们所长家比我家远几步?都五天没回去了!”转眼一看,几个接连鏖战数天的人,脸是灰的,眼是红的。那红色的眼与此刻看来并无分别,看得人心口发酸发热。

  默默站在他身旁,耳畔萦绕着辛主任春风拂过般温暖的话语,眼前晃动的同事们的身影,都化作那一抹流动的深蓝,点滴汇聚,成涓涓清泉,成潺潺溪流,成浩瀚深海。在这一片深蓝的海洋里,我一点点放下惊惧,好像开始懂得,这一片深蓝,不辞辛劳的付出,执着勇敢的坚持背后,那无言却绵长的爱。

  爱,是深蓝。

  记者手记

  有事找警察 不是给警察找事

  长期以来我们都信奉一句话:“有事找警察”,遇到任何事情首先想到的是拨打110。当民警赶到现场时,偶尔会遇到情绪激动的当事人将矛头转向民警,甚至辱骂、推搡民警,抢夺警械……

  倘若真遇到民警处警不规范或者处理有失偏颇,我们可以举报、投诉、申诉。

  失去理智的举动,伤害了民警、浪费了警力,不仅是给警察找事,更是给自己找事。

  事实证明,失智的找事之举轻则违法受处,重则会招来刑罚。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夏祥洲 通讯员 陈虹汛 周善梅 摄影报道

 

[ 编辑:赵洪 ]
免责声明: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晚报的稿件,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