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没结束答案满天飞 艺考机构老师场外答题传送

  考试还没结束,试题和答案就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近日,经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这起在全国艺考界震动一时的非法提供试题、答案案一审宣判:法院以非法提供试题、答案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毛一晴和索振亚、信潇有期徒刑十个月和九个月,分别并处1.5万元至1万元不等的罚金;以非法提供答案罪判处被告人牟剑、王冬有期徒刑九个月,各并处罚金1万元;以非法提供试题罪对考生杨某、白某各单处罚金1万元。

  误导学生,暗示通过泄题得高分

  毛一晴原是西安某民办艺术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师,负责招生咨询、学生管理等。这家机构在陕西省咸阳、延安等地还设有分支,并且在每年的全国艺考笔试中总能取得较好的成绩,因此在陕西艺考圈里颇有名气,吸引了不少考生。

  今年1月9日早上7时20分,该机构的大客车载着30名考生前去参加2016年全国艺考播音编导类笔试。考前,作为带队老师的毛一晴并没有向学生强调遵守考场纪律和注意事项,而是看似无意却是有心地举了个例子:去年有学生将手机带进考场,拍了试题照片发给了场外老师,老师答完题后再把答案发给那名学生,结果那名学生考得很不错。毛一晴的话深深印在了考生杨某、白某心里。

  上午9时许,考生入场,杨某、白某偷偷将手机带进了考场。而此时,毛一晴和后来赶到的该机构兼职教师信潇及另一培训机构的教师索振亚,就在考场不远处的某咖啡馆候考。9时20分,考前10分钟,毛一晴收到了杨某发来的微信“考场有信号,注意查看信息”。大约半小时后,毛一晴、信潇、索振亚的微信分别收到了来自考场内的试题照片。3人将收到的信息汇总了一下,发现传出来的试题已经差不多能拼凑出一张完整的试卷了。

  利用微信,成立“作弊工坊”传答案

  在利益的驱动下,原本在课堂上传道授业的老师们,竟变身为一群考场外的“特殊考生”。毛一晴不仅自己查资料答题,还协调信潇、索振亚分头答题,遇到难一点儿的,还互相商量。为了查资料和答题视线好、手机信号更强些,3人把“作弊工坊”由狭小局促的咖啡馆转移到了某商厦一楼宽敞明亮的休闲大厅内。

  很快,答题结束,毛一晴和信潇点对点地将答案传送给发来考题的杨某和白某,毛一晴还把信潇、索振亚等人拉进一个她临时组建的微信群,以便相互交流,共享成果。接下来,毛一晴陆续将试题和答案传到其所在机构的QQ总群里。该机构咸阳分校老师牟剑看到后,立即将答案传到咸阳QQ分群。信潇则将答案通过微信发给该机构咸阳分校的老师王冬,王冬又随即转到一个名为“咸阳艺考交流”的QQ群,并留言:“能看到的快抄。”索振亚也没闲着,争分秒通过微信向她的熟人“刷圈”。

  就这样,一场本该十分严肃的国家级考试,成为被个别教育培训机构和教师“瓜分”的“唐僧肉”,考试尚未结束,试题和答案就满天飞了。

  如此“双簧”,致使人生事业“大减分”

  “我看到这几张照片时非常震惊!”今年1月9日上午10时许,陕西省招生办公室一副处长收到朋友发来的微博,上面有几张当天考试的试题及答案的照片,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可是正在进行的2016年全国艺考播音编导类考试笔试试题,考试还在进行,考题已经泄露。”他抓起电话立即报警。

  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接到报案后,立即立案并展开侦查,通过技术手段将牟剑和王冬锁定。二人先后在咸阳落网,并很快交代了毛一晴、信潇、索振亚等人的犯罪行为。1月13日、18日,毛一晴、信潇和索振亚分别被抓获归案。考生杨某、白某分别于1月14日、1月16日被取保候审。

  据承办此案的长安区检察院检察官介绍,艺考比起高考(精品课)来说,从人数和规模上都算是小考,并且专业类考试往往在年初先行启动,社会关注少,考场管理的严格性在个别地方也大为降低。比如此案中涉及的考点,监控和屏蔽设备因存在未被检测出的故障而形同虚设,考生是否携带了手机入场全凭考场工作人员目测检查。正因如此,艺考很容易被一些投机取巧的人钻空子。而个别教育培训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为了商业利益也乐于配合,甚至以有关系、有门路、有手段而立身。检察官指出,此案暴露出的问题应当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对艺考等相对小众化的考试加强监督管理。同时,检察官提醒社会教育培训机构及广大考生,作弊不仅影响个人诚信、破坏社会风气,还可能触犯刑法,切不可为取得高分以身试法,致使人生事业“大减分”。

[ 编辑:李莉 ]
免责声明: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晚报的稿件,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分享到: